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贺教授和覃研究员又拿到一笔经费

2018-11-27

红旗冉冉升起在基因编辑技术的赛场。

“艾滋病免疫婴儿”横空出世,新闻报道中,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负责的这项研究被认为是:

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也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

媒体报道中,引用美国哈佛医学院遗传学教授、基因工程知名专家乔治·丘奇的话为这个实验背书,说:考虑到HIV 对全球公共健康的威胁有扩大的趋势,我认为贺建奎选择了一个非常好的目标基因。

但实际上,这些引言来自于英国《独立报》的报道,乔治·丘奇还说了很多,他说,即便基因编辑很完美,研究对象也可能有更大可能被其他病毒感染。

南方科技大学已经表示,此项研究工作为贺建奎副教授在校外开展,学校对此不知情。将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体胚胎研究严重违背了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

国内百余科学家也联合声明:

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形容。作为生物医学科研工作者,坚决反对!强烈谴责!

贺建奎副教授为什么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而且在国际会议上大肆宣扬?他本人明明完全知道其中的风险。2017年2月19日,贺建奎参与了一次基因编辑的闭门会议,在座的专家普遍认为基因编辑至少还有五方面的安全问题需要解决。会后,贺教授在博客中感慨道:

基因编辑是一种新技术,我们需要更多深入的研究和了解。不论是从科学还是社会伦理的角度考虑,没有解决这些重要的安全问题之前,任何执行生殖细胞系编辑或制造基因编辑的人类的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还不到20天,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就已经通过了这项通过基因编辑生产“艾滋病免疫婴儿”的研究,负责人正是贺建奎。

批准这项试验的,正是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伦理委员会,委员会会长为该院口腔科主任黄华峰。朴石我看了看,有几位已经离开这家莆田系医院了。

1998年,卫生部出台《涉及人体的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其中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严禁从事利用人胚胎开展产品的开发和研究。而现在,一家民营医院的牙医和麻醉师凑一起,就可以决定这么重要的试验了?

此后,贺建奎领导的团队招募罹患不孕不育症的HIV阳性患者,收集精子和卵子生成胚胎。他要编辑人类胚胎的CCR5基因。

CCR5是艾滋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把这个基因进行编辑,就等于对艾滋病毒关上了门。

为什么不到20天,贺教授就改变了自己对基因编辑的看法,并且敢操刀这样一个疯狂的试验?

朴石注意到,“艾滋病免疫婴儿”的资金来源,是深圳市科技创新自由探索项目。贺教授立项的那几个月,正是自由探索项目的评审期。

王朴石翻了最近几年深圳自由探索项目的支持名单,并没有找到类似的项目。唯一接近的是,2017年南方科技大学一个名为《深圳市艾滋病流行情况风险预测及动态防治》的项目,拿到了30万研究经费。

2012年,贺建奎入选深圳市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孔雀计划”,从斯坦福大学荣归祖国,当时,他入选的项目是《“华芯”基因芯片的研发和应用》 。此后他在南科大建立个人实验室进行基因测序方向的研究。

朴石查了一下,贺建奎拿到200万个人奖励,而孔雀计划对研究项目的平均资助额度为2000万。回国不久,贺建奎就成立了瀚海基因公司,做起了基因测序仪的生意。

值得注意的是,“艾滋病免疫婴儿”的试验中,贺建奎只是研究负责人,这项研究的申请注册联系人为覃金洲。

朴石查了下,这人是深圳市罗湖区人民医院生殖医学科的胚胎培养师和细胞研究员。

目前,两人还在合作另一项临床试验——《重大遗传疾病基因治疗的安全性评估》,对患者知情同意的废弃胚胎进行临床基因编辑研究,编辑的基因有两个,其中就有CCR5,与“艾滋病免疫婴儿”试验一样,而试验目的中,并没有具体提到艾滋病。

贺建奎和覃金洲的这两个试验,研究资金来源都是深圳市科技创新自由探索项目。

这是巧合?还是真有关联?

而且,在第二个试验中,是用废弃胚胎进行研究,胚胎研究后就要销毁,而“艾滋病免疫婴儿”试验中,使用超过50枚人类胚胎,但是对胚胎的处理方式为“不明”。

这是一个细想起来,就令人头皮发麻的故事。

几周之前,贺建奎培育的两个胚胎正式成人,露露和娜娜出生。

露露,娜娜,合起来就是英文的lunatic,疯狂的意思。lunatic最初的意思是因月光而引起的癫痫和疯癫。直到18世纪,人们还是普遍相信月光会对感冒发烧,风湿,失忆,癫痫等其他一些疾病产生影响。

1997年,安德鲁·尼科尔执导了一部叫《千钧一发》的电影。未来,基因决定论统治世界,只有穷人才会选择“劣等”的自然生育。自然生育的主角感受到了其实:

我就是那个统计学上无关紧要、但没人可以抹去的1%。

时间简史的作者曾预测,两三百年后的地球主宰者和人类的区别,要比我们与黑猩猩的区别大得多。

现在,被基因改造过的露露和娜娜,还是那1%,未来呢?

终于露面的贺教授俨然一个烈士:

就算不是我,也会有别人。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